命运

最近和喜马拉雅播音员讨论命运这个问题:得到的同一答案——每个人的命运的早已确定。

2010年,自己进三职院多了很多分数,这是命没办法。后来为了拿到本科学历,晚上从三峡机场出来待在酒店,一晚上没睡,复习到天亮,参加第二天的考试。

下面写写每个同学的情况。

北京A同学, 和A第一次交集是去沃尔玛买药,A挺实在的,为了表示感谢,A谢绝。毕业后A去北京。2014去北京旅游,A去北京机场接了我,A还给我安排好了住宿。一天早上A把我带到他住的地方,顺便把我带的东西给堂哥。然而我看到他们在中关村住的地方,我惊呆了——进去一个大屋子,里面还有几个小屋子,他住的一个屋子,就2张床。A在北京做标书。那次去把在北京几个熟人找来吃饭,让大家相互认识一下。然后和A说这个博士我的老乡,我经常去他家。后来他没怎么和博士联系。后来到北京去了4次。他换住的地方了,也换工作了。妈妈已经去世了,爸爸在家种地。前段时间问他,在北京生活压力大吗?他说大!现在是一个普通的北漂。

北京B同学,自从大学毕业后就没见面,2019年10月北京见面了,见面的时候说多干几个月攒钱回湖北买个车,周末都在睡。

河北C同学,大学里能说会道,经常说自己家开什么公司。过生日都是买1万多的礼物,目前在设计院做工程造价。非常强势!

武汉D同学,毕业后在宜昌猇亭电力公司上班,现在武汉一个电力建设公司上班,今年给叫他发个图片来看下上班都干嘛内容,安装和维护电力变压器。

宜昌E同学,开始在宜昌一个银行搞实习,然后去了出租车公司上班,然后去教育机构做会计。离婚,生活艰辛。

浙江F同学,大一的寒假从家里回来给我带了一瓶特产,大学时候经常在学校门口吃饭。离开学校时候我们班唯一一个请自己吃饭的,从来不喝酒的他那次竟然喝酒了。有次出差路过F家,F带着去吃了一顿饭,和F的朋友一起去海边玩,回来的时候F把车票给买了。F开始在核电站上班,后来在县里的电力局上班。

广东G同学,开始在常州上班,后来去广州做了销售,见面2次。经常朋友圈发做的食物。联系少。

广东H同学,在一个电机厂做技术员,最近看到在朋友圈晒好酒,上夜班。联系少!

总结:大部分人过的都是普通人的生活,在学校读书认真的而几乎没几个。家里给安排工作的人日子过得潇洒一点。同学之间相互关爱,相互帮助几乎没看到。普通人家的孩子还是普通家人的孩子,有钱家的孩子还是有钱人的孩子。

补充特例:三峡大学尼泊尔留学生shashank 

初次见面是在2011年,被邀请修电脑。shashank很爱学习,晚上学习有时候都不睡觉,离开三峡大学后,回到尼泊尔干了四分工作,在ICU上班。后来又来到中国读书,毕业后在当地中心医院担任新冠治疗团队负责人。shashank开始感觉这个人性格很张扬,每天不停的在Facebook发动态,话多,几次我和他讲我要去哪里,他会推荐那个国家的熟人或者他的同学我认识。他爸爸也是在医院上班,医生在他们国家工资很高!2020年7月他回国的时候,他要来广东找我,因为不可抗拒的原因没来。叫我转给他35块钱,后来改为40块,他回国后转给我了。我很惊讶!他很担心我,说我像个孩子一样。我一直是个孩子,真难改!被自己的老板骂了几次!

最后,想在十年后再续写这篇文章。哈哈哈,成本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