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另一个自己——《谁的青春不迷茫》刘同

有的话只能靠药物的麻痹才能说,有的人只能靠酒精的挥发才有自己,有的情只能靠时间的短暂才能珍惜。

     爱人不容易恨人也不容易,需要时间来处理,可是短暂的时间里,你是谁,叫什么,喜欢哪种颜色的唇色,挑怎样的贴身花色,都是未知的答案,与其不明不白地相处过,热情过,最后连基本感恩的时间都没有,你会仇恨一辈子吗?你说如果是你,你会。

   你这样充满期待地问我,我的回答是,不会。我连爱的时间都不够,怎么会有时间去恨呢?

   美丽最少年,美丽了年华,颓废了脸颊。坐在红酒杯后面,看见你灿烂有如桃花,忽明忽暗的神采咋春风里荡漾,明媚的胸花上绣满啦你的资本,金色银色,都是最奢侈的色彩,靠青春来承载,与资历无关,那是令人艳羡的生命。自知无法抗衡,于是埋头混迹于各种量版式的KTV,点着一样的歌曲唱给自己,最后因为胤《夜未央》和《六月过后的那个夏天》而心情沉重地在城市夜色里独自穿行。

  人与人之间需要怎样的交流才能彼此洞彻呢?一幅幅幼年的照片,一张张小学的试卷,我说我曾经把8横过来写,写成了∞,我以为我明白就够了,在我的世界里,两个符号并无不同,可是事实证明却是不可以,血红的大叉,让我升初中的数学与满分失之交臂。阅卷的老师是我爸爸的朋友,他不解地问我为何要把写了近10年的8写成∞,看他期待的眼神我也不知道如何作答,因为我只是突然想这么做而已,也学做得不是时候罢了。

  那是我人生中人为的食物,或是区别自己与他人的少数的证据。人海茫茫这个词我不习惯,但在寻找类似的共鸣时,我内心是多么期待人海茫茫中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和我有着一样的冒险,全然忘记分数的重要性,只记得人生有这样那样的不平常。

   看《落叶归根》,我看到的全是隐约的泪水,大片大片绝美风景中蕴藏着的人生的无奈。老赵跟在小夏后面张开双手笑着奔跑,向往人生还未完成的目标,那才是最揪心的地方。

   人的一生都是在寻找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就是另一个自己,你们是生活在不同地方却有同样经历的两个人。

   也许他从来不会说“我爱你”,你也不会。但你们却走到了一起,因为你知道他也像知道自己一样,他一定会因此而爱上你。

   不过也只是上个月才明白的道理,相似的人可以一同欢愉,互补的人才适合相伴到老。孤独感,并不是靠“在一起”三个字就能解决的。孤独感或者与迷茫一样,都是始终会伴随人一生而存在。如果你一直保持着思考的状态,灵魂就始终在空间里飘移,不会存在固定,每一秒仅仅都是上一秒的固定。而某种状态的孤独,才会让我们每个人呈现出新鲜的自己,在茫茫人海中得以辨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