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遗忘了我的你

1、红石榴———她曾在这里尝过幸福的滋味

小玫瑰曾经有副天赋甜美的嗓子,没想到有一天她却失去了甜美的嗓子。后来在一个荒芜的公园里遇到了一个红头巾女人,女人给他一副纸牌,小玫瑰抽了红石榴字样的纸牌,后来重新获得了当初的天赋,然后她去找当初的合作伙伴严歌新,严歌新拒绝和她一起合作,说了句:你来,只要的是帮你写歌。小玫瑰不爱严歌新,只爱严歌新给她写歌而已。

小玫瑰只想要回她的歌声,没想过要严歌新回来她身边,他说得对,她爱的只是她自己。

ps:我只是要你的爱而已,我爱的不是你这个人。

2、天蓝石——我这种想法多么天真,你根本不认得我。

“欢迎来到魔法世界”一直红嘴绿鹦鹉欢呼雀跃拍着翅膀说,却不信遭到新主人的一顿痛骂。曾经有个伟大的魔术师,他有一个很好的魔术团队,然而一天他那双宝贵的双手受伤了,从此魔术师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风流倜傥了,他叫———弟弟奇。弟弟小时候爱偷东西,手法特别快,一天遇到一个“贵人”发现了他,后来培养了他。后来继承他贵人的愿望成为了一个伟大的魔术师。再次之前弟弟奇帮助个一个卖火材的小女孩女孩,一个不小心那个女孩爱上了他,他也爱上了那个女孩,以后赞更多的钱要给那个女孩买钢琴。后来弟弟奇离开了家乡,名气越来越大,睡了无数个美人。后来那个 卖火材的小女孩去找弟弟奇了,结果也心甘情愿被他睡了。被睡之后发现弟弟奇竟然不认识她了,忘记了她的从前。

后来弟弟奇的右手受伤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潇洒了,解算了团队。一天小玫瑰找到了弟弟奇,送了他十二章扑克牌,弟弟奇又回到从前。可惜那只天天在窗前守护的鸽子再也没回来了,它死了。弟弟奇回到了家乡,这几年他因为魔术忘记了自己的母亲,忘记了曾经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回到家乡之后发现曾经一直等他的卖火柴的小女孩已经失忆了,而且已经有丈夫了。弟弟奇走了,在火车站遇到了另外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

加错曾说过:不要等有能力了再去爱别人

3、孔雀石——要一个原本不爱你的人爱上你,这个愿望未免太贪婪了。

自从弟弟奇的魔术团解算后,魔术女郎也在一家餐厅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天,魔术女郎崔儿看上了一个会画画的男滴林克,崔儿被林克迷住了。可是那个林克心中的女神不爱他啊,林克把那个女神画的很漂亮。崔儿很爱林克,可惜林克不爱他。“月夜宝石,赐我愿望”林克在崔儿离开的时候回来了,可惜那只是因为那副扑克牌帮助崔儿完成愿望,迷惑了林克,林克心里其实想的是画里面那个人。

4、祖母绿——她不该愿望一个很有钱,她爱他,他也很爱她的男人爱她,她要的是遗忘        往事的本领。

两个相依为命的女人,一个叫丁丁,一个叫 米兰。丁丁患上了了癌症,丁丁是个妓女,米兰拉客,为了给丁丁治病,获得更多的饿金钱,拥有高贵天鹅绒粉扑。一个晚上米兰遇到一个很大方的客人,获得了一大笔钱。丁丁一个人提前来开了米兰,米兰很伤心,没有更多的钱为她举办一场漂亮的葬礼。米兰一直认为那天晚上的客人高舜是她的白马王子,希望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很有钱,很她的人男人出现。崔儿把那副宝石魔牌给了米兰,米兰抽到了祖母绿。一切都改变了,高舜放弃了明萱和她在一起了。但是后来米兰觉得自己不如明萱,没有人家高贵,想起自己以前的经历更是自我惭愧。然后米兰一直刺激着高舜,她说:我以前接了一个50多岁的客人……….然而,再深爱的爱、再完美的幸福与荣华富贵,都洗不掉她内心的羞耻和卑贱。

5、猫眼儿——她突然明白以前多么傻,她失去他是因为太在乎。

解梦师欧媞与徐正文三年相恋,那天为了挽回他的爱,她卑微的穿上一件性感的黑色亵衣,背后全是蕾丝,结果失败了。月圆的那个晚上,她对着宝石魔拍许的那个愿望,是要 徐正文回来她身边,永远永远爱她,然后,她要向她报复,要他受尽所爱的人施加的痛苦和折磨。

6、愚人金——从这一端到她那一端,他身后的这一段距离,隔着无法向她坦白的秘密,      是他一生中最遥远的距离。

邢志仁是个小提琴手,小姑娘康薇也是个小提琴手,康薇默默爱着邢志仁。他们在一个乐团,康薇薇了邢志仁,默默努力让子变得更优秀,可是邢志仁却心怀妒忌之心,借用宝石魔牌作弊,超过了康薇。他没资格爱康薇,她的存在只会提醒他,他是个作弊的天才。

7、红缟玛瑙——我的家是你的家,那一刻我,我知道我该走了。

邢志仁的大学室友叫魏鸿飞,三年前的魏鸿飞约阿樱一起去大会堂听管玄乐,然而那天一次通话,西妮玩了个消失,在宝石魔拍的帮助下,魏鸿飞去了B市一个歌舞厅找到了西妮,西妮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舞台上的女郎突然半转过身子,同时脱掉身上金色的胸罩丢到半空中去。。。。。。他闭上眼睛,没法再看下去。原来西妮是个一直想逃走的的那种人,除非没有气力再逃走。更她在一起,他不懂爱。失去了她,他才学会了懂爱,爱是没有期限,就像那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二十四小时不停旋转的摩天轮。西妮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过着另一种人生,走路的姿势却没法改变,是她三年前初雪那天目送着离开的同样的背影。

 

要一个原本不爱你的人爱上你,这个愿望未免太贪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