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环球吃个饭

18日晚上,去大朗找贺工一起吃个饭,和他大概有 一年没有见面了。贺工最喜欢喊我泽哥!贺工妻管严,她老婆是高中同学,贺工每次都要洗衣服!

一起吃饭有还有我的两个同事,以前都是贺工的同事。因为性格的改变,特别喜欢和别人交流,但这次我思维模式完全不和他们一样,他们在哪里叙旧,我听的比较多吧。他们说到了老古,我曾经的领导,感觉弱者永远没有被同情。所以没别要和被人讲你有多么苦,多么失败,没有人会在乎你,反而你会成为别人聊天的话题。老古总是骗我,最近在我身上付出两倍的代价。老古很聪明,老古很圆滑,见到人都又说有笑,好像口才很好,又有什么用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